小小的時光飛逝

Pirates of the Antarctica

浮光,細水,流年(下)

@都起來嗨 Bitch please, I'm a unicorn.

森日快熱歐,蜂蜜啤酒真心推薦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黃昏

在那之後,發生了很多事情。時光把所有人磨蝕成他們怎麼也無法想像的樣子,有人則踏上另一條路,永遠不變地在懷念中笑著。時光推移,木葉也恢復以往的榮景,街道笑鬧的聲音不絕,一片欣欣向榮。

今天的忍者學校熱鬧一如往昔,歐不,比平常更熱鬧一些。七代目興奮地嚷嚷,希望這些小傢伙未來能把我寫得辣~麼厲害,還不忘用手比劃下,一旁的火影輔佐官心累地拍拍他大爺肩膀,提醒他別在人家老師面前講什麼小傢伙,火影得有火影版本的措辭。一群桐城來的小毛頭興奮地在忍者學校教室外張望,巴不得立刻衝進去見識忍者傳說中的噴火、變身,說不定自己還能學上幾招。老師在外頭攔著,不忘叮囑幾句。帶隊老師向七代目道謝,笑著說道沒把小頑皮們管好,期待之後木葉和桐城還能繼續這樣交流,七代目大剌剌地笑著,直嚷著歡迎你們盡量參觀木葉的一切。

孩子們和小忍者拉拉手玩了起來,圖書館裡研究文獻的老師拉拉忙了一天的筋骨,緩緩散步到圖書館門口。夕陽醉倒在一片紅霞中,緩緩的,安詳的映紅孩子們的臉頰,金光燦燦,卻不灼人。遠方緩步走來的長者一身白衫,此刻卻紅得妖異,老師的眼鏡原是大紅,現在也給暖成一片橘。

「你好。」
眼睛笑眯成一條暖心的線,面罩下想必也是笑得燦然。

「你好。」

浮光,細水,流年(中)

@都起來嗨 Bitch please, I'm a unicorn.
不說話,上文(ノ´∀`*)

日頭

    中午的下課是特別珍貴的,一整個小時的自由,有些人端著便當閒扯過去,有人草草扒完倒頭便睡,卡卡西不喜歡見著別人家裡帶來的愛心便當,總是躲到圖書館泡著,晃眼又過了一次正午。

    但今天不會就這樣過去。卡卡西手裡的書翻開不久,就察覺到一陣刻意放輕的腳步聲,拙劣,他輕嗤,側身轉進書架瞇起眼瞧瞧到底是哪位天真的客人。一個黑色小腦袋轉了轉,躡著腳步走上二樓,整個圖書館的藏書核心。隔著書籍與書籍間的縫隙,他看見早上那個紅眼鏡女孩的身影被切割成無數幾何方塊,快速移動著,小腦袋不停尋找著什麼,又時而低頭確認什麼。不巧,她正向這個架子走來,卡卡西斂起氣息躲進書架末端,女孩就在他剛才站著的地方停下,循著手中的號碼摸索起來。

尷尬,這下尷尬了。

卡卡西前陣子找到一本舊書,閒置在書籍後頭不起眼的空間,卻靜躺不少木葉軼事與忍者秘傳,這陣子圖書館跑的特別勤也是為了多翻翻這本書,現在看來,那位女孩怕是也在找這個了。

躊躇良久,卡卡西從後頭走了出來,讓女孩吃了一驚,他故作自然地拿出纂在懷裡的書籍放回架子,再移到旁邊翻找起其他書。女孩驚喜地差點叫出聲,又急急壓下來,感激地朝卡卡西點點頭便迫不及待地翻開,剛剛還那麼焦躁的,轉瞬間便安靜下來。

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只有風扇依然吱吱轉著,倒是對太陽曬得兇的二樓起不了什麼作用。看到正精彩的段落突然中斷,卡卡西索性放棄尋找新的書籍,開始觀察起那位女孩。好像不同人一樣,現在的她跟講臺上的她完全無法聯想在一起,沉穩,莊重而巨大,整個人專注在書中字字句句,雖少了當時的風趣活潑,卻是同樣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。

一直盯著女孩子好像不是太禮貌的事情?拉拉面罩,卡卡西轉而將視線移向這個待太久的圖書館,正午的陽光灑落半分到室內,留下一格格金黃。那方陽光讓他莫名地想到奶油,一個他其實不特別喜歡的食物。只記得某次父親心血來潮要為他做飯,他們小心翼翼地切下一方乳白,再顫顫地放到煎鍋上看它化成一片幸福甜膩。味道很濃,很懶,就像眼前灑落的陽光。

差點失了神,他急忙從回憶裡抽身,不敢在裡頭泅游太久,有些甜美不該被記起,如果它鐫刻更深刻的傷痛。卡卡西信步晃到隔壁書架,再隔壁,最後面那排,牆面,小方櫃,直到他開始默背忍者守則,一陣突然的氣息讓他急忙抬起頭。短髮女孩手還撐在樓梯扶手,就四處大聲喚著另一個名字,應該是那個紅眼鏡吧,只見她啪地合上書頁,匆匆奔去。短髮女孩咕噥著怎麼午餐吃到一半就不見人影了,我還以為妳被忍者抓起來了。強忍著笑意,卡卡西愈發覺得這群文史工作者以後絕對是幹大事(?)的料。

她們快步奔向樓梯,隱約還聽得到互相討論書中有什麼趣事,今天的菜色又是怎麼豐盛,怎麼讓人恨不得多出幾個胃塞下更多花捲。卡卡西在樓梯間探頭看著她們消失在道路轉角,走回剛剛的書架,那本厚書沉甸甸的,怕是不會記載到今天這種微小的時刻吧。

浮光,細水,流年(上)

@都起來嗨 Bitch please, I'm a unicorn.

親愛的,雖然妳還欠我一篇,但姐姐我這麼好的人絕對不會在意的,真的。
自習時間拼出來很草請見諒,但看在要考試的人了還這麼拼,you know(´;ω;`)

那麼以下,ʕ•̀ω•́ʔ✧

晨光

多年前,忍者學校來了一群訪客。

晨光燦爛,精神抖擻地晴朗了綠葉。銀髮男孩懶散地將視線從黑板移到窗外,比起老師講的無聊話,那方天空還熱鬧的多。這位是卡卡西,他雙眼微瞇,還在適應早晨的陽光。

「那麼同學們,等等客人來要有禮貌歐。」

恍神的男孩眨眨眼睛,怔了一會才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,火之國有個以文史工作出名的桐城,聽說今天有一批學生要參訪木葉,行程中也會來忍者學校看看。

怪不得外頭那麼吵...他暗忖,同學氣息浮動,那個宇智波家的更是大聲嚷嚷希望有很多女孩子啊啥的。單手托腮,他也忍不住開始想像會是怎麼樣的學生,很會寫文章的?很安靜的?戴著眼鏡的?還沒勾勒出他們該有的形象,走道依稀傳來的笑語已勾走所有學生的心,忍者學校的孩子們紛紛探出頭,盼著能早點瞥見他們的痕跡。

來訪的隊伍喧鬧著談論忍者的一切,他個人懶得細聽裡頭多到好笑的誤解,索性瞇起眼觀察一行人的模樣。畢竟是以文史工作聞名的地方吧,團隊幾乎都是女學生,眼鏡是有幾個戴著,但安靜倒是搭不上邊,吱吱喳喳的很是惹眼。得知能夠進入觀課的瞬間女孩們迸出一陣不小的歡呼,理理衣領拉拉頭髮,有些人甚至興奮地跺腳。太蠢了,卡卡西心想,這些傢伙要是當忍者肯定是第一個被摁死的。

女孩站上講台一字排開,其實來訪的人數也不多,和臺下的學生相比少得尷尬。大批年幼忍者竊竊私語起來,女孩們被這樣瞅著也略略感到彆扭。察覺到尷尬的氣氛,老師拍拍一個女孩的肩膀,示意她講些什麼。

眨著大眼睛,戴著大紅眼鏡的女孩點點頭,清清嗓,大方地分享起城市的一切。那裡的天空,那裡的人,線裝書籍淳樸的觸感,教室裡吱吱呀呀的風扇,好像她的世界就這樣寫實地搬到他們面前一樣。講到有趣的地方她笑了起來,綻出一個水靈靈的笑容,小毛頭們也跟著咯咯笑著,下意識前傾想聽更多故事。卡卡西支著臉看她說起話來滔滔不絕的自信,有趣,但太有趣了一些。語畢,女孩眼鏡下的大眼睛目光環視一圈,綻出一份自信的笑容「總之,很期待和你們見面。」

之後她們沒有久留,被匆匆趕著前往下個地點,臨走前幾個膽大的孩子偷偷蹭了幾句,卻連名字也沒問到。「那個長頭髮的女生好漂亮啊~」宇智波家的再次碎念起來,卡卡西決定放棄注意他,轉而回想起那群驚喜的訪客,那些咯咯笑的女孩,那個自信的、彷彿這個世界都能依靠她的紅眼鏡女孩。他總覺得她有點奇怪,不單單是臺上神采飛揚的氣場,比較像隔著什麼透明的膜子一樣,似乎瞭解了,又什麼也不瞭解。卡卡西撓撓頭髮,不是很能理解自己為何花這麼多心思在這只有一面之緣的姑娘上頭, 他需要一點安靜,摸清楚一種亂亂癢癢的情緒。 盼著下課鐘,他一溜煙便向圖書館鑽。

TBC

和之前買的明信片同一系列。
特別喜歡這種風格,好像全世界都輕輕的,甜甜的。

甜日子。

告訴你一個神秘的地方。

在誠品的某次失心瘋,想來倒也值。